加入书架

她不想死(np重口慎入) 画女34 h) (1/3)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
  这具身体虽然不能同时被一人以上占用,但是叁人之间的记忆却是互通的。

  乜景自然是早就知晓杨初成已了解他身上的“离魂症”一事。

  可今个儿,却是头一回听到她唤他乜景。他从前不是没想过让杨初成连名带姓地唤他哥哥,只是他不想听到从她那张蜜口里喊出的却是乜予的名字。他心底终究是介意的,他从来都不是乜予,他是乜景。

  所以明明连要求都没提出,竟然就可以听到从心尖人口中说出的那个他梦寐以求,期待了好久的称呼。

  乜景一时间有些说不出的激动兴奋,胯下之物随之更是肿胀硬挺了几分。

  他收紧了怀抱,将杨初成禁锢于膛前,止不住地亲吻着她:”宝贝,再叫孤一次。“

  杨初成不明所以,还是听话地又重复一遍,语气却比刚才更娇更柔了:“阿景哥哥”,杨初成顿了顿,当然不会忘记自己的目的,说是叫乜景,可仍是”无辜“地把后半句也加上:“阿景哥哥想吃掉妾身,妾身也想被阿景哥哥吃,只被你吃。”

  论世上哪个男性都不会拒绝心爱之人这样的请求,更何况本来就一心想把杨初成制成”画女“的乜景。

  乜景激动之余还产生了一丝欣慰,没想到他的心尖尖竟和他心意相通,他想独占她,她也想被他独占。

  不过现在确实还无法实现。

  要知道他们叁个记忆相通,杨初成被乜承玩弄凌虐之事,乜景当然一清二楚,只是即便强大如他也没办法控制这具身体里的另外一个自己。

  乜景想到自己前段时间已经催促陈苏燕办那件事了,此刻又听到杨初成发出这样的邀请,现在只巴不得那件事可以再快些,再快些,才好让怀里的人早日专属于自己,成为一具谁都偷不走抢不到的名副其实的画女。

  乜景放开了杨初成的唇,无比怜爱疼惜地摩挲她的面颊:”孤晓得的。宝贝再等等,就快了。”

  男人的回复让杨初成安心了大半,但她心里仍不敢十分肯定乜景到底有没有理解到她那层意思,于是她干脆直接挑明,嘟着被男人吮吸得略肿的红唇,软弱无骨地靠在男人肩上,娇滴滴地说:“可是他,就是乜承,他总是欺负妾身,妾身不想挨着他,又打不过他,阿景哥哥想想办法嘛呜呜呜

  杨初成装作一副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手指时不时揉推着乜景胸膛:”我不想离开你呜呜呜,想一直在你身边呜呜呜,好不好嘛阿景哥哥。“

  乜景捧着杨初成委屈的小脸,在如画的眉眼上又亲又舔:”宝贝,孤的宝贝,相信孤,不会等太久的。“

  杨初成红着脸蛋儿撅着嘴,似乎对这个回答不甚满意,乜景却只当她是在撒娇索吻,席上她的唇就把那滑腻香软的小舌头勾了出来。”唔

  杨初成娇哼出声,乜景的吻总是缠绵漫长的,像温水煮青蛙,很容易让人沉溺在其中,想挣扎时才发现为时已晚。

  两人唇舌交缠,周身的空气都弥漫着濡湿暧昧的味道。

  热吻中的男女不知怎么就倒在了床上,杨初成没有丝毫关于乜景是何时起身抱她的记忆,她只是有些忘乎所以地沉迷在乜景高超温柔的吻技中,享受他堪称完美的唇舌安慰。

  乜景两手覆在杨初成酥胸上,揉捏成各种可怜诱人的形状,尽情狎玩。

  叁四根油亮粗壮的黑色长条触手从他骨节分明的脊骨里直破而出,由上至下地来到杨初成被强行顶开的双腿间。触手代替手指,灵活淫靡地在娇嫩的阴唇上来回摩擦剐蹭,任由女体身下的水流淌不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