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难逃 老家(7.这个人凶得很!) (1/2)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
  老家(7.这个人凶得很!)

  7.

  一玉你还记得你那个表舅

  又是哪个表舅?

  就是在镇上街头开了一家鞭炮馆的那个。以前你路过他家门口,还给了你一只冰糕吃的那个。

  唉。

  亲戚们四散了去了,到底是回家探亲,爸妈倒是住到了另外一边的宅子里。不在老家的这段时间,一玉又听说c市哪里开了一家火锅馆,味道不错。喻远这个人其实性格冷冷清清的,不喜和人接触,一玉派了佣人去店里,满满当当的端了一个大锅回来。

  现在火锅的香味正从后院往这里弥散,喻远也换了衣服,正在不远处拿着水壶浇花,恒恒念念还在二楼跟着家庭教师学唐代艺术鉴赏阿远已经说了,先把背景了解透了,什么时候有机会再带他们去博物馆看看真家伙的不是隔着防护栏那种看,是真的上手摸摸看看那种看。

  也挺好。

  妈妈还在耳边絮絮叨叨。

  其实不用她说完,一玉坐在桌前托着腮,感觉自己似乎都已经知道她即将要说出口的是什么。

  说完了刚刚这句话,妈妈又停顿了下来,明显是还在等着她接话。

  咋啦?一玉叹了口气,还是尽职尽责的问了一句,觉得有点心烦。

  就是表舅的姑娘,那个梅梅,今年毕业

  果然。

  小镇就是这个不好,一点风吹草动就搞得人尽皆知。几个表妹都是她安排的工作,而且不是那种这里招工你去试着考考这种安排,是简历发来,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你去哪里报到那种干净利落的安排。现在小姑娘们个个lv背着,小车车开着,总有人眼红阿远一直没说自己在哪里上班,其实一玉自己都不知道他在哪里上班这倒是省了很多事。只是即使这样了,也到底免不了更多的沾亲带故的亲戚来找安排。

  现在真的不行了。

  叹了一口气,一玉又看了看不远处的喻远。男人背影颀长,穿着白色的家居服,喷壶的水撒落在了花从上,他倒是一直这个兴致很好不愠不火的样子,以前是阿远他朋友刚好管这个

  这不这两年退休了吗?现在国家也管的严了,不准那么搞了。娟娟那事都是侥幸,最后一批的。你看后面小颖她们,又哪一个安排进去了?

  nbsp

  不是。

  一玉看着不远处的男人咬着唇。都怪她平时不常在国内,也没什么交际圈,也确实不认识什么人。

  风言风语,引人怀疑。

  唉。妈妈也跟着叹气。看了几眼女儿,妈妈又期期艾艾的问,阿远不是说还有个大哥,在京城的哪个部门

  办不了了。缕了一圈,她终于叹气。

  大哥那边,肯定是没法了。

  可怕。

  唉。

  还痛。

  罗斯家好像在国内是有什么持股,她好像哪里听见过。可是就这么一个不管事的股东,突然要安排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好像也很奇怪。

  见一次骂一次。

  娟娟那次就是最后一次。其他的几个表妹比这个八百里表妹亲多了,她都不敢再去开那个口的。

  也不想办。办了这个还有那个,没有止尽似的。

  至于阿远

  视线滑过了浇花的男人,一玉又咬唇。天正好像最近是要改革c市都说拆并了。阿白已经给她解决了一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