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独占兰宫(nph) 变态的吃法 h (1/2)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变态的吃法 h

  急喘的檀口中还满是皇叔留下的气息,微微的沉香氲着凉意窜动着腔壁的痒。嘉鱼被高举着不放,胸前饱满的小奶团已被夔王在口中含咬几番,她呼吸愈发急促,焦切的想要往后退,却被他吸的紧紧,牙齿重重刮过嫩乳的感觉清晰的可怖。

  啊呜~皇、皇叔,不要咬了嗯~

  她泣不成声敏感的扭个不停,且系着下裙的纤腰成了唯一能动的地方,像是正在开花的藤蔓,稚嫩渐生着妖娆,曲线迷魅颤晃,撩人而不自知。

  掐住腋下的一双手几乎围满了她的肩胛,紧托着她,萧恪显肆无忌惮的咬住她最娇软的地方,濡暖的舌勒着形状多变的嫩肉就去填满渴望已久的口,惯常人前还有的亲王雍雅,此时已成了本性的粗野。

  丝毫不管嘉鱼的哭喊,这一端那一端都被换着法儿的啃噬久久才松开了她。

  彼时嘉鱼已经倒去了柔软的床榻上,侧卧着身子在一堆裙衫中瑟瑟颤抖,便是萧明徵和萧明铖也从未这样细咬过她,胸前的两团雪乳都红肿的发麻了,鼓胀的肌肤蹭在细腻的绫罗上,都让她敏感的攥紧了手指。

  她害怕的想逃

  可随之而来的却又是皇叔的吻,这次是将她整个儿压在身下,抢夺一般的占据了她的嘴,粗重沉炙的气息有些紊乱的冲激着她,略是蛮狠的搅弄唾液,戳舔喉头,深入了再深入,一时间嘉鱼仅存的意识都被他吸没了,也分不清是吻还是在被生吃。

  呼吸透不过来,又麻又痒的刺激遍布着口腔,哪怕几近昏厥,她也记得是皇叔的舌头在勾入喉间,紧缩着本能想吐,却被他堵的严实,下意识动着舌头去推他,却被他勒走,可怜细嫩的小舌直被他吸吮的没了只觉才放开。

  这样可怕的吃法,嘉鱼早没了反抗的气力,抽空的魂儿般躺在他身下,乖乖的张着嘴由他再度将唾液涂满整个腔壁,舌尖滑过她的牙床,变态的像是在数着她的每颗牙齿

  小嘉鱼真乖,皇叔爱极了。

  方才还喷涌在她口中的热息,此时正从脸颊上到了耳畔,无一例外都被他又舔又吸了一遍,口水沾染过的地方,早不复先前的粉白,嫣红的漂亮。

  因为爱极了,所以五指又捏着她胸前还绯红的奶团,溢在指缝的肉儿渐渐深靡了色泽,掐着小小的肉蕾,终于听到了

  他屈着右腿跪坐在她双腿间,托着软腰将她的屁股放到了自己膝盖上,那粉艳艳娇绝绝的兰花细缝就朝着上端含苞欲放了,鼻息间浓郁的兰香缭乱着人心。

  作者菌ps:来辣来辣~

  嘉鱼快弱没声儿的哀求。

  小嘉鱼的花儿确实开的美。

  不!你放开,皇叔!求求你!啊啊啊

  不要好疼!

  呜呜~嘉鱼被侧了过去,娇啭的哭声绵绵无力,刚咬住手指就被皇叔打了臀儿。

  空气里充斥着他的气息,那些碍人的衣物皆被丢弃到了地上,躺在大床中央的嘉鱼光裸的一丝不挂。左侧的小腿尚被皇叔握在掌中,无力垂着的莲足微晃,只看每一根被含咬过的脚趾雪白透着红,他细密的吻正从膝盖处往上来,浓炽的呼吸灼重,比绸缎还细腻的肌肤怎堪磨弄,抖着颤着唯独逃脱不了。

  他这人实在是太可怕,更可怕的是他好像对她有一种独特的占有渴望,每一寸肌肤每一个地方都恨不得细细舔咬一遍,头发、耳廓、嘴唇、鼻头、连流着眼泪的双眸都被含着狠狠吸过。

  湿濡变态的吻一一蔓延过大腿的雪腻娇肤,最终停在了她最夺目的地方。扯开了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